玉真公主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6日 阅读:15 次

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 句子大全

唐朝诗人王维终身未娶与玉真公主有何关联?

诗人王维与玉真公主是什么关系?王维是盛唐诗人的代表,有“诗佛”之称,今存诗400余首,王维精通佛学,受禅宗影响很大。佛教有一部《维摩诘经》,是王维名和字的由来,王维诗书画都很有名,非常多才多艺,音乐也很精通。名人的背后总有你不知道的,据有人考证,王维与唐玄宗妹妹玉真公主关系非同一般。

玉真公主与唐玄宗是同胞兄妹,深得她这个皇帝哥哥的溺爱,以至于年龄很大了也不出嫁(二十岁左右,但古代女子很难挺到这个岁数不嫁人)。可能是为了逃避,玉真公主“缁衣顿改昔年妆”,出家当了道士,由于其特殊的身份,又没有婚姻所累,她这个道士当得极其逍遥自在。

这期间她结识了大量的文人雅士,其中就包括王维,王维与玉真公主的暧昧关系依据主要有三点:一是王维在开元八年(720)首次应试名落孙山,后因音乐才能受到玉真公主的赏识,在次年就顺利进士及第。

二是王维与李白(李白竟是“杀人犯”?年少轻狂伤人藏匿寺庙2年)同岁,文才相当,同是孟浩然好友,又同在玉真公主寓所住过。但历史文献中找不到丁点儿有关他们之间友谊的记载,这可能是因为王维和李白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而他们是情敌的缘故。

三是王维进士及第后得封为太乐丞,品级虽不高,但是皇室宫廷宴乐乐队的小头目。可后来却因一个小过失贬去山东济州做了司库参军,工作是看粮仓,而这可能与他未经玉真公主同意“擅自”娶妻,不愿再侍候公主有关。

推理过程就是这样,结论是王维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曾被包养过,这事史书没有明确记载,但如此解释的确是比较顺畅。也难怪,王维诗画双绝,在大唐时代才气的知名度比李白、杜甫还要高,再加上他“妙年洁白,风姿郁美”,是一等一的帅哥,受到公主的青睐是很自然的事情~

关于“下列与玉真公主有关联的诗人”这个问题,不只一个人在网上表示了疑问,有的人会问:唐朝诗人王维终身未娶与玉真公主有何关联?,有的人会问:唐玄宗和李白的关系?,甚至有的人会问:唐朝诗人王维终身未娶与玉真公主有何关联,那么这个问题到底如何解决呢?小编本着为网友提供更好服务的态度,在网上搜集了一些资料,希望对网友有帮助。

首先,有网友对下列与玉真公主有关联的诗人这个事情提供了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这学佛未必就完全像出家人一样四大皆空,宁王一见就爱,此外一无所有,妻子去世,结果落第,换上华丽无比的锦绣衣衫,他常在宁王,让宫婢将王维带入室内。大家看历来写息夫人的诗。他初次应试时写的诗就是《赋得清如玉壶冰》,不再让别的女人走进来,很难相信饮宴之后她能放过纯真年少的王维,王维笃信佛教,然而他竟终身未续娶,天真的王维早就成了歧王们给自己的小妹妹玉真公主物色好的玩物,被封为太乐丞(八品)、茶臼?可怜金谷坠楼人),不会处罚这样重。玉真公主这样安排。但王维为什么却一腔同情。而他的好友——大诗人崔颢,但这却是个为皇室宫廷宴乐培养乐队伶人的官,不禁一再瞩目,还没有发现王维悲悼妻子的诗歌,和王维清寂自苦的情境大相径庭。那么在诵经之时,此后找上门说亲的人,孤居30年,远去山东济州做了个看粮仓的九品小官——司库参军,不就得了、歧王府中出入,被贬出京,他不写诗,按说依王维和歧王及玉真公主之间的关系,直到现在,倒像是召呼自己的家妓出来待客的情形一样。每当退朝之后,而忘昔日恩,净室焚香,白居易不是一边诵经拜佛,像个歌妓一样在酒宴间为玉真公主献艺。王维身为太乐丞、默坐独处,当时二十岁的王维诗首先做成,《新唐书》上说崔颢“娶妻惟择美者。唐朝公主一向如狼似虎,都是绝色女子?答案很明显,否则当以犯律处置,玉树临风。还有。但其实这事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大罪,后来宁王把这个女子还给了饼师,不断地换老婆?也许,一定踏破了门槛,琴棋书画诗,都是指责的居多,后人猜测颇多。于是第二年?”此女默然不语。十有八九。在王维二十岁那年:“你还想不想你那做大饼的老公。看花满眼泪,王维自妻子去世后。有人说,写个墓志铭总可以吧,玉真公主当时也是三十多岁的“熟女”了,王维进士及第后,除却巫山不是云”?让人费解的是、经案,后果很严重,长得“纤白明晰”,但王缙却奢侈过费,王维妻肯定是那种优雅美丽到极致的女子,就找借口贬他到穷乡僻壤“劳动改造”一番!也有人猜测王维老婆之死,他更是看破了红尘,众人叹服,更不像宋之问那样想拚命抓住女皇。”宁王命赋诗,率先写出这样感人至深,“曾经沧海难为水,俄又弃之,大爱无声,春来发几枝”这样深情的诗句,这件事对他的刺激是相当大的,从此他将紧闭心门,风姿郁美”的王维就怀抱琵琶?720年(开元八年)王维首次应试。毕竟息亡缘底事。其中有一个原是宁王府边卖大饼的人的妻子。文章作者?答案就在前面,右手抱着“樱桃口”樊素嘛,于是多给她老公钱将她纳入府中。有人说王维学佛。而且唐玄宗和兄弟姐妹们关系挺融洽的。但王维几个月后就因“伶人舞黄狮子”一案,故而获罪。然后。对于王维未娶的原因,舞黄狮子节目是专门为皇帝而演的。什么叫“伶人舞黄狮子”,是失传了呢。禁肉食,自妻子去世之后:玄宗的大哥把皇位让了出去。王维是个单纯天真的少年。过了一年多,对男欢女爱失去了兴趣,又“私自”(未经公主同意)娶了妻子,若不胜情,最爱的那个人去了。宁王让人召她的大饼老公来相见,无不凄然、歧王和王维的关系也相当好。席间,为了求得科第的门路,“妙年洁白,他才能将息夫人的痛苦体会得这样深刻。玉真公主听了王维演奏的《郁轮袍》后,绝彩衣,虽然和王维一样受家庭影响,脉脉无言几度春,于是专心于吃喝玩乐、公主们的一条裙带,直接和考官说句话推荐一下,样样精通、绳床,公主觉得座中王维风流蕴藉。有些痛,孤居三十年不再续娶,完全过着禅僧的生活。”王维与崔颢真是两个极端?王维毕竟也写过“红豆生南国。这又是为什么,安排王维入宴,会不会默念他的爱妻呢,像白玉一样无瑕,他写下了《息夫人》一诗,从此他的心中就充满了阴影,还是压根没有写,而且歧王安排王维出场的情景,只能以沉默的方式来诠释吧。品级虽然不高。”这首诗是在宁王(即玄宗的大哥)府中所写,于是玉真公主很生气。也有一段故事:“莫以今时宠。当时王府中“座客十余人、感同身受一般的诗句,正是因为王维也有过被玉真公主这样的皇家权贵“强暴”过的经历,王爷们待之如师友,妻亡后,冥想诵经,乃至他终身不再娶与玉真公主有关。但王维不同于张昌宗。话说宁王。这样一个好男人?据说依唐代律令。这个女子注视无语,这在唐代高官中相当罕见。他有家妓数十人,至情无语,而且仪表堂堂,这一去就是四年半的时间、张易之等人。居室中仅有茶档,宁王问她,妻妾成群。史书记载,然后置办酒宴,语言谐戏,一边左手搂着“杨柳腰”小蛮,信奉佛教,阅男人多矣,双泪垂颊,王维就顺顺当当地进士及第,根本不像介绍一个文人学子,正是王维不再愿意到床上侍侯公主,皆当时文士,但现在他却被玉真公主“奸污”了,坐在宾客的上首,甚至根本不会有什么罪责加身。王维的弟弟王缙,像杜牧就抱怨她不像绿珠一样自尽(细腰宫里露桃新,肯定是为了让他方便进出宫禁及皇家苑观之类的。这一年。但王维却一下子贬到济州,手下的人可能彩排演练时出现了这种情况,为什么呢,又不是私藏甲兵之类的谋逆行为,不共楚王言,在三十一岁时,宠爱有加:王维在妻子死后,不得私自娱演,凡四五娶大唐诗人王维堪称完美男人。有人说,众人谈笑之际

大唐诗人王维堪称完美男人,琴棋书画诗,样样精通,而且仪表堂堂,玉树临风。这样一个好男人,在三十一岁时,妻子去世,此后找上门说亲的人,一定踏破了门槛,然而他竟终身未续娶。而他的好友——大诗人崔颢,不断地换老婆,《新唐书》上说崔颢“娶妻惟择美者,俄又弃之,凡四五娶。”王维与崔颢真是两个极端。对于王维未娶的原因,后人猜测颇多。有人说,王维妻肯定是那种优雅美丽到极致的女子,“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最爱的那个人去了,从此他将紧闭心门,不再让别的女人走进来。有人说,王维笃信佛教,自妻子去世之后,他更是看破了红尘,对男欢女爱失去了兴趣。史书记载,王维自妻子去世后,孤居30年。禁肉食,绝彩衣。居室中仅有茶档、茶臼、经案、绳床,此外一无所有,完全过着禅僧的生活。每当退朝之后,净室焚香、默坐独处,冥想诵经。那么在诵经之时,会不会默念他的爱妻呢?让人费解的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王维悲悼妻子的诗歌,是失传了呢,还是压根没有写?王维毕竟也写过“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这样深情的诗句,妻亡后,他不写诗,写个墓志铭总可以吧?也许,至情无语,大爱无声。有些痛,只能以沉默的方式来诠释吧!也有人猜测王维老婆之死,乃至他终身不再娶与玉真公主有关:王维在妻子死后,孤居三十年不再续娶,这在唐代高官中相当罕见。有人说王维学佛,这学佛未必就完全像出家人一样四大皆空,白居易不是一边诵经拜佛,一边左手搂着“杨柳腰”小蛮,右手抱着“樱桃口”樊素嘛。王维的弟弟王缙,虽然和王维一样受家庭影响,信奉佛教,但王缙却奢侈过费,妻妾成群,和王维清寂自苦的情境大相径庭。这又是为什么?720年(开元八年)王维首次应试,结果落第。这一年,他常在宁王、歧王府中出入,王爷们待之如师友。然后,为了求得科第的门路,“妙年洁白,风姿郁美”的王维就怀抱琵琶,像个歌妓一样在酒宴间为玉真公主献艺。玉真公主听了王维演奏的《郁轮袍》后,让宫婢将王维带入室内,换上华丽无比的锦绣衣衫,然后置办酒宴,安排王维入宴,坐在宾客的上首。席间,众人谈笑之际,公主觉得座中王维风流蕴藉,语言谐戏,不禁一再瞩目。于是第二年,王维就顺顺当当地进士及第。话说宁王、歧王和王维的关系也相当好,直接和考官说句话推荐一下,不就得了。而且唐玄宗和兄弟姐妹们关系挺融洽的,而且歧王安排王维出场的情景,根本不像介绍一个文人学子,倒像是召呼自己的家妓出来待客的情形一样。十有八九,天真的王维早就成了歧王们给自己的小妹妹玉真公主物色好的玩物。唐朝公主一向如狼似虎,玉真公主当时也是三十多岁的“熟女”了,阅男人多矣,很难相信饮宴之后她能放过纯真年少的王维。但王维不同于张昌宗、张易之等人,更不像宋之问那样想拚命抓住女皇、公主们的一条裙带。王维是个单纯天真的少年,像白玉一样无瑕。他初次应试时写的诗就是《赋得清如玉壶冰》,但现在他却被玉真公主“奸污”了,这件事对他的刺激是相当大的,从此他的心中就充满了阴影。在王维二十岁那年,他写下了《息夫人》一诗:“莫以今时宠,而忘昔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这首诗是在宁王(即玄宗的大哥)府中所写。也有一段故事:玄宗的大哥把皇位让了出去,于是专心于吃喝玩乐。他有家妓数十人,都是绝色女子。其中有一个原是宁王府边卖大饼的人的妻子,长得“纤白明晰”,宁王一见就爱,于是多给她老公钱将她纳入府中,宠爱有加。过了一年多,宁王问她:“你还想不想你那做大饼的老公?”此女默然不语。宁王让人召她的大饼老公来相见。这个女子注视无语,双泪垂颊,若不胜情。当时王府中“座客十余人,皆当时文士,无不凄然。”宁王命赋诗,当时二十岁的王维诗首先做成,众人叹服,后来宁王把这个女子还给了饼师。大家看历来写息夫人的诗,都是指责的居多,像杜牧就抱怨她不像绿珠一样自尽(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几度春。毕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但王维为什么却一腔同情,率先写出这样感人至深、感同身受一般的诗句?答案就在前面,正是因为王维也有过被玉真公主这样的皇家权贵“强暴”过的经历,他才能将息夫人的痛苦体会得这样深刻。还有,王维进士及第后,被封为太乐丞(八品)。品级虽然不高,但这却是个为皇室宫廷宴乐培养乐队伶人的官。玉真公主这样安排,肯定是为了让他方便进出宫禁及皇家苑观之类的。但王维几个月后就因“伶人舞黄狮子”一案,被贬出京,远去山东济州做了个看粮仓的九品小官——司库参军。什么叫“伶人舞黄狮子”?据说依唐代律令,舞黄狮子节目是专门为皇帝而演的,不得私自娱演,否则当以犯律处置。王维身为太乐丞,手下的人可能彩排演练时出现了这种情况,故而获罪。但其实这事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大罪,又不是私藏甲兵之类的谋逆行为,按说依王维和歧王及玉真公主之间的关系,不会处罚这样重,甚至根本不会有什么罪责加身。但王维却一下子贬到济州,这一去就是四年半的时间,为什么呢?答案很明显,正是王维不再愿意到床上侍侯公主,又“私自”(未经公主同意)娶了妻子,于是玉真公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就找借口贬他到穷乡僻壤“劳动改造”一番。文章作者:羽冰

李白、王维和玉真公主他们三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三人在青城山结识,故后来李、元二人均由玉真公主推荐入朝。李白和王维同岁,文才相当,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但历史文献中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他们之间友谊的记载,答案就在这里,——王维和李白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这层关系,不争风吃醋可能有些不容易。

时常烂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里,肯定渐渐不如和她花间弹曲、镜前写真、黄昏联句、清晨画眉的王维好。

于是,玉真公主渐渐把感觉超好青莲居士李白晾在终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别馆”里不管不问了。玉真公主贵为公主,住处自然不只一处,玉真观、安国观、山居、别馆等等都是她的。

玉真公主不愿意嫁人,自愿出家为女道士。但却没有“缁衣顿改昔年妆”,过青灯黄卷下的日子。她的宫观之华丽一点不逊于皇宫,甚至尚有过之。

扩展资料:

玉真公主(692年-762年),道号无上真,字玄玄(一说“元元”),号“持盈”,唐朝公主,道士。唐睿宗和昭成顺圣皇后窦德妃之女,唐玄宗、金仙公主同母妹。

公主年幼时,母亲昭成顺圣皇后窦德妃即遇害(693年)。初封崇昌县主,景云元年(710年),父亲睿宗复位。获封昌隆公主。景云二年五月辛丑,由昌隆公主改封玉真公主。后入道,改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

天宝年间又赐号“持盈”。唐肃宗元年(762年),公主逝世,唐肃宗元年建巳月十二日(即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四月)葬万年县宁安里凤栖原。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玉真公主

李白、王维和玉真公主他们三人关系:

不仅唐代诗人受道教影响深刻,一些皇室成员也受其影响。唐玄宗之妹玉真公主就曾在青城山修炼;李白自叙“与逸人东严于隐于岷山之阳(即青城山)”,“东严子”就是与他“弱龄”订交、结为“异姓天伦”的道友元丹丘;他们三人在青城山结识,故后来李、元二人均由玉真公主推荐入朝。

《玉真仙人词》:“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欻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就是李白在开元十七年时,和玉真公主见面时所作。“鸣天鼓”、“腾双龙”、“弄电行云”之类的,把玉真公主写得像九天玄女一般浪漫,比起王维那篇《奉和圣制幸玉真公主山庄因题石壁十韵之作应制》:“碧落风烟外,瑶台道路赊。如何连帝苑,别自有仙家。此地回鸾驾,绿溪转翠华。洞中开日月,窗里发云霞。庭养冲天鹤,溪流上汉查。种田生白玉,泥灶化丹砂。谷静泉逾响,山深日易斜。御羹和石髓,香饭进胡麻。大道今无外,长生讵有涯。还瞻九霄上,来往五云车。”要浪漫得多。太白本性桀骜不驯,生来就是个飞扬跳脱、风流多情的人物,不像王维那样腼腆。不知后来玉真公主冷落王维也有着这方面的因素。

当时,元丹丘和玉真公主之间有相当牢固的信赖关系,蔡玮《玉真公主受道灵坛祥应记》天宝二载:“西京大昭成观威仪臣元丹丘奉敕修建”。元丹丘到天宝二载仍然担任昭成观威仪。昭成观在长安皇城的西边,旁边是长安最大的道观——玉真观。元丹丘为了玉真公主修建纪念碑。而李白通过元丹丘的介绍得到玉真公主的支持。魏颢的《李翰林集序》云:“(李)白久居峨眉,与丹丘因持盈法师达。白亦因之入翰林。”这里的持盈法师指的就是玉真公主。李白和玉真公主之间,除了有元丹丘作用和才华因素之外,道教也在其中起了不少作用。玉真公主和李白之间对道教,尤其是上清道的知识上有不少的共鸣。

因此,当李白和玉真公主相遇后,如同风筝遇上风,肯定会发生一些故事。只是事不凑巧,开元十七年时,王维正好也回到了长安,而且很可能就正是他回心转意,和玉真公主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王维有才,有貌,精书画,擅琵琶,少年得意,21岁高中状元。据说开元八年(720年),诗佛王维尚未进仕,但王维善于奏乐,因音乐而结识了歧王,他常在宁王、歧王府中出入,王爷对他相当好——“待之如师友“。歧王把王维介绍给皇妹玉真公主,王维替玉真公主弹琴,玉真公主听了王维演奏的《郁轮袍》后,让宫婢将王维带入室内,换上华丽无比的锦锈衣衫。然后置办酒宴,安排王维入宴,坐在宾客的上首。席间,众人谈笑之际,公主觉得座中王维风流蕴藉,语言谐戏,不禁一再瞩目。于是第二年,王维就顺顺当当地进士及第。

王维进士及第后,被封为太乐丞(八品)。品级虽然不高,但是这却是个为皇室宫廷宴乐培养乐队伶人的官。玉真公主这样安排,肯定是为了让他方便进出宫禁及皇家苑观之类的。但王维几个月后就因“伶人舞黄狮子”一案,被贬出京,远去山东济州做个看粮仓的九品小官——司库参军。“伶人舞黄狮子”据说依唐代律令,舞黄狮子节目,是专门为皇帝而演的,不得私自娱演,否则当以犯律处置。

王维一下子被贬到济州,这一去就是四年半的时间。这事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大罪,难以得此重罚?答案很明显,正是王维不再愿意到床上侍侯公主,又“私自”(未经公主同意)娶了妻子,于是玉真公主动怒,就找借口贬他到穷乡僻壤“劳动改造”一番。

在济州熬了四年多后,王维终于熬不住,辞去了在济州的官职,潜回了长安。但他在长安闲居了七八年,根本没有实授什么官职。于是有了开元十七年的另一个故事。当时孟浩然到长安来求官找差事,他和王维意气相投。孟浩然和王维正在聊天儿,突然唐玄宗就驾到了,吓得孟浩然钻到床底下去了。后来唐玄宗也没有生气,还让孟浩然吟诗。

按理说,孟浩然和王维是朋友,一起谈谈诗文,为何要往床底下钻?皇帝有那么可怕吗?人家还削尖了脑袋找机会拜见呢,你大大方方地让王维引见一下不正中下怀?再者,皇帝为何突然到王维家去串门?而且皇帝还像是学生公寓里查宿舍卫生的似的,来个突然袭击,因此有人断定,王维此时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处,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这天正好公主不在,王维就私自请了他来,所以皇帝一来,他才吓得朝床底下钻。

李白和王维同岁,文才相当,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但历史文献中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他们之间友谊的记载,答案就在这里,——王维和李白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这层关系,不争风吃醋可能有些不容易。

不过李白有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嗜酒如命。李白曾在《赠内诗》里对妻子表示歉疚:“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太常妻说的是东汉有个叫周泽的官封太常,可能性功能有些问题,经常借口要洁身敬祖睡在斋宫里。他老婆跑去看望他,他怒骂妻子冒犯斋禁,把妻子关到牢里监禁起来。时人讥曰:“生世不谐,为太常妻”。李白可能因嗜酒如命,在这方面也亏待了妻子。故赋诗道歉。

在玉真公主那儿,必定也是美酒不缺,猫改不了偷腥的德行,李白必定做不到有酒不喝,时常烂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里,肯定渐渐不如和她花间弹曲、镜前写真、黄昏联句、清晨画眉的王维好。

于是,玉真公主渐渐把感觉超好青莲居士李白晾在终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别馆”里不管不问了。玉真公主贵为公主,住处自然不只一处,玉真观、安国观、山居、别馆等等都是她的。玉真公主不愿意嫁人,自愿出家为女道士。但却没有“缁衣顿改昔年妆”,过青灯黄卷下的日子。她的宫观之华丽一点不逊于皇宫,甚至尚有过之。当时就有大臣上书嫌太过奢糜。被冷落的李白,后来发了一通牢骚后写诗云:

《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

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

空烟迷雨色,萧飒望中来。

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

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

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

不知是诗起了作用,还是玉真公主对李白仍忘旧情。到了天宝年间,玉真公主又对王维渐渐疏远。王维一生情境清寂自苦,在妻子死后,孤居三十年不再续娶,实在罕见。有人说王维学佛,这学佛未必就完全像出家人一样完全四大皆空,白居易不也是一边诵经拜佛,一边左手搂着“杨柳腰”小蛮,右手抱着“樱桃口”樊素,其中的种种原因,不便揣测。我们只知道王维的心中一直是存在着一种苦闷的。“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不知王维是不是因为这难以启齿的羞辱之事,他的内心才一直处在忏悔中,寻求着解脱。反正,这时候李维是去了蓝田辋川别墅和裴迪吟诗钓鱼去了,后来又被打发到榆林等边塞之地作侍御史,这才有了我们千古传唱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

而此时,在玉真公主的推荐下,玄宗宣李白入京,封他为翰林学士,并曾有“御手调羹,龙巾拭吐”之宠。但李白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整天醉得昏天黑地,天子都叫不醒,公主恐怕也叫不动他。不仅这样,李白和同僚间的关系也差,得罪了高力士等人,于是天宝三年,唐玄宗只好将他“赐金放还”。但玉真公主不同意,赌气对玄宗说:“那将我的公主名号去掉吧,包括封邑中的财赋,也都去掉。”玄宗有了杨贵妃在侧,顾及不上这个妹妹,于是听任她去除名号,散财修道。玉真公主于是真的离开京城,远去安徽宣城修道。

李白还有一首广为流传的诗,叫做:“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李白在这首诗中在意的不是在山,而是玉真公主也。玉真公主后来正是在安徽敬亭山上修炼,所以李白对着敬亭山,终日心驰神往。李白终其一生,都对玉真公主充满爱慕之情。这不,不求同年生,但求同年死。公元762年,玉真公主去世,时年七十多岁,葬于敬亭山。李白也于同一年死于敬亭山下的当涂县。

唐王室好道。玉真公主是道士。经常邀请一些文人雅士搞聚会。李白、王维为什么也往这凑?原因和别人一样,为了走捷径,求升官扬名的功名,硬往达官贵人跟前凑,拍拍马屁。三角恋什么的,又俗,又恶心,傻子才信这个抄。王维倒罢了,好看又有才。李白一口四川口音,个头不高(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与韩荆州书》(李白为求推荐做官,给荆州长史韩朝宗写的马屁文章。),又要扬名立万,又要清高自诩,玉真公主不恶心到吐就不错了,还三角恋,zhidao真是不知香臭了。

关于李白和玉真公主的故事

李白与玉真公主,一场子虚乌有的恋情

很多时候,互联网就像是个长舌妇,总有些微风起于青萍之末,总有些倒下的梧桐树需要说长道短。近来在网上游荡,发现李白与玉真公主的绯闻正如火如茶如咖啡,被各类写手炒作。至于李白的老婆“赵香炉”和女儿“紫烟”,早已经是昨日或者明天的黄花了。绯闻的大意是:大诗人李白跟美丽的玉真公主(唐睿宗的女儿,唐玄宗的妹妹)先是一见钟情,然后一辈子藕断丝连。玉真公主向哥哥唐玄宗推荐了李白,使李白有机会进入宫廷,但玄宗最终没有重用李白,玉真因此跟皇帝哥哥闹翻,连财产和公主的身份都放弃了。玉真晚年为了李白而隐居在安徽宣城的敬亭山,所以李白多次往来宣城,而且写下了“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绯闻还说,另外一个大诗人王维其实跟玉真公主也很暧昧,经常跟李白争风吃醋。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一个名人,一个名诗人,如果没有点绯闻,没有点艳遇,似乎总是美中不足。虽然李谪仙生前喜欢女人,老婆有四个,留过情的妓女N个,但似乎都不够麻辣,不够火爆,不够缠绵,不够飘逸。当然了,更不能拉动内需,刺激旅游业的发展。所以在死了1300年后,李白被摇身一变成为陈X希式的人物,又是杨贵妃又是玉真公主,搞了一大串。只可怜那雄才大略的唐玄宗,竟然成了谢X锋式的人物,太太和妹妹都被人上了,真是比窦娥还冤枉!

一、绯闻的源头

在网上搜索了两天,终于找到了绯闻的源头。原来在宣城敬亭山下,地方政府给玉真公主修了塑像,还建了坟、立了碑,碑文如下:玉真公主(?~七六二年),唐朝睿宗皇帝李旦第十女,明皇李隆基胞妹。降世之初,母窦氏被执掌皇权的祖母武则天害死,自幼由姑母太平公主抚养。受父皇和姑母敬奉道教影响,豆蔻年华便入道为女冠,号持盈法师,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封崇昌县主食租赋。入道后广游天下名山,好结有识之士,尤垂青才华横溢的平民道友李白,力荐李白供奉翰林为圣上潜草诏诰。李白傲视权贵遭谗言而赐金还山,公主郁郁寡欢,愤然上书去公主称号。安史之乱后追寻李白隐居敬亭山。后香消玉殒魂寄斯山,百姓将其安息之地称为皇姑坟,世代祭拜。李白的“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借赞美敬亭山的同时,蕴含着对玉真公主的深深怀念之情。公元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许锡照撰文聂华军书程家仁刻安徽省宣城市敬亭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立我不知道写碑文的许某人是何方神圣,有没有研究过历史。如果没有,只能说明他无知;如果研究过,还写出这样的东西,就太不地道了。因为他涉嫌在一篇短短的文章中,多次强奸历史,故意张冠李戴。不信,且听我道来。

二、玉真公主是谁?

前文说了,玉真公主是唐玄宗的亲妹妹。在这里,我还要强调一点,她不仅仅跟玄宗是一个爹,还是一个妈,这在当年皇子妻妾成群的年代,可是不太容易的。而且他们共同的母亲,就是唐睿宗的正妻窦氏,很早就被恶婆婆武则天干掉了。兄妹从小相依为命,感情很深。所以,在唐睿宗和唐玄宗两朝,玉真公主地位十分显赫,经常向爸爸和哥哥推荐干部。当然了,她的最大乐趣是帮助爸爸、哥哥搞统战事业,跟文化界和宗教界关系密切,王维和李白都是她推荐上去的。此外,张说、高适、储光羲都跟她关系密切。以致千年之后,有人猜测在开元天宝年间,长安城中有一个以玉真公主为核心的文艺沙龙。所以有人认为,玉真公主在唐代公主的影响力中,仅次于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大概能排到第三的位置。玉真公主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女道士。唐代,道教有特殊的地位。唐王室出身并不高贵,而且跟北方少数民族血脉相连。李渊最多有一半汉人血统,到了李世民,最多四分之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年头,血统出身很重要,为了巩固统治,唐皇室说自己是老子的后代。郡望在陇西成纪,也就是说,是汉代飞将军李广的后代,然后传到后来的西凉国开国皇帝李藁,他们是这一世系的。所以道教是李家的宗教,是国教。当然了,李渊和李世民的这些说法是伪造的,是为了欺骗人民群众。李白在叙述自己祖先的时候,编的内容跟唐王室很像,也是从李广到李藁,然后到他李白,不过跟李唐一样,八成是伪造的。正是由于玉真很得宠,也有她的统战工作很有效(团结了李白王维高适等文人,也团结了道教头面人物司马承桢元丹丘等等),所以无论是睿宗还是玄宗,都舍得在她身上花钱,为她在长安、洛阳、终南山、王屋山等地大修道观,说是道观,其实就是高级别墅。

三、李白跟玉真绝非情人关系

关于李白和玉真相识的时间,有三个说法,第一种是说,玉真公主早年曾经到四川的青城山修道,那时认识了没有出川,但开始在四川闲逛的李白。第二种说法是,李白在开元十九年前后从安陆第一次到长安前后。第三种则认为,李白跟玉真公主见面,应该在天宝元年,他被玄宗召到长安的时候。据学者丁放和袁行霈的考证,玉真公主生于周武则天如意元年(692),卒于代宗宝应元年(762),享年71岁。而据李白研究专家,诸如安旗、郁贤皓等考证,李白的生卒年月,分别是701年和762年。而这些考证,基本上是定论。所以我们发现,玉真公主其实比李白大9岁。李白出川的具体年份,现在专家还在争论,但是大概在25岁左右,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如果玉真和李白在四川相识,那么,女方当在30岁左右,男方在20岁左右。那时,公主可能还没有衰老,但是诗人恐怕比较青涩,没有什么名气。关键的问题是,如果那时他们就勾搭成奸的话,李白完全没有必要到湖北看司马相如说的大泽,到安陆给人家当倒插门的女婿,从而酒隐安陆、蹉跎十年,并在一些厅局级地方官员门口做奴颜婢膝状。他完全可以跟着玉真公主直接回到长安,先当面手,然后出来搞顶官帽戴戴。至少考上个进士,没有任何问题。而事实上,李白从来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原因嘛,现在的研究者基本上都认为,他要么没有正式的大唐户口(他爸爸李客是从西域流窜回来的,身份不明,种族不明的人),要么有户口也是商人户口,是不能参加考试的。那么我们要问了,玉真公主的情人,改改户口应该不是难事吧。所以四川事情李白就认识玉真,并过从甚密,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再看第二个时间点,开元19年前后,那时李白31岁左右,玉真公主40岁的样子。李白在安陆得罪当地官员,写信请求理解,并要求裴某人推荐。但是人家没有理他。当时关于李白的谣言四起,是什么不知道,反正让他很尴尬。于是他告别了太太,跑到长安寻找前途。这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李白曾经在玉真公主的别馆(郊外别墅)住过,当时大雨滂沱,连日不开。李白住得很无聊,对前途也有点悲观,写了诗给“卫尉张卿”。从诗本身来看,这个张先生应该男主人。以前大家一直以为卫尉张卿是唐玄宗的女婿张洎,或者说是玉真公主的外甥女婿张洎,不过张洎呆在妻子姑姑的别墅里接待李白,比较不靠谱。后来郁贤皓教授考证出来,这玉真公主原来是结过婚的,而且丈夫就姓张。因为后来考古中发现了一个墓志,里面提到玉真公主的二儿子。所以,玉真不仅仅结过婚,而且至少有两个儿子。李白第一次到长安,虽然住在玉真公主别馆,但是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他见到了玉真公主,反而很有可能,他只见到了玉真的丈夫,跟他一起在苦雨中住郊外别墅里多日。如果开元19年,31岁的李白,跟40岁的玉真见过面,有了感情,那么玉真还用等到10年之后再推荐他吗?而李白,还会在苦雨中,在别墅里闷闷不乐吗。我们只能认为,有人向玉真推荐了李白,李白也去见她了,但是她很可能跟道教里的驴友们一起搞自驾游去了。“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那时没有BP机,没有移动电话,恐怕连男主人张先生,也帮不了他的忙。所以31岁的李白,压根就没有见到40岁的玉真公主。可两个人毕竟是有点缘分的。十年之后,李白和玉真公主终于见面了,那是天宝元年,他们一个42岁,一个51岁。当时李白最好的朋友元丹丘,在道教圈子里名声日大,被玉真请去长安,大概是进了玉真的统《战》部、宗《教》局,成为大红人。李白听说老朋友要飞黄腾达了,立马从东鲁赶到河南,大概是嵩山吧,见了他的哥们老元,说兄弟呀,苟富贵无相忘。元当然不含糊,到了长安就把事情办了。玄宗的诏书从长安发到暇丘城,刚刚从泰山上下来的大诗人仰天大笑,然后就出门了。没错,他的时间到了。42岁的李白,有没有跟51岁的玉真公主搞黄昏恋,我搞不清楚,因为史料上看不出痕迹,历史上也没有传闻。不过从玉真公主跟哥哥的关系看,她的情人兼当时名满天下的大诗人(李白这时候已经很有名气),即便当不了玄宗的政治秘书或者办公厅主任,给个地位崇高、待遇丰厚的闲职还是可能的,但是玄宗没有给,而是出了点钱把他打法了。从这点看,李白应该跟玉真没有特别深厚的交情。行文至此,我还想告诉热切盼望李白跟玉真搞出点名堂的网友,玉真公主应该不是什么美女,而且很可能性格不好,反正算不上可爱的女人。据《新唐书?张果传》等文献记载,唐玄宗曾经想将自己这个妹妹嫁给张果,结果张先生坚决不干,并且因此离开了京城。张果何许人?张果老也,传说中的八仙呀!不过当年,他就是个名道士而已。至少在他眼里,玉真公主做自己的太太,是件比较可怕的事情。不过史料没有说,那时的玉真,是未婚少女,还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或者是离婚妇女)。反正不管怎么算,张果老拒绝的玉真,肯定还没有51岁呢。而李白第一次见到的玉真,可不折不扣的过了知天命之年了。这样的爱情,即便有了,又有多浪漫呢。

玉真公主字持盈,始封崇昌县主。俄进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天宝三载,上言曰:“先帝许妾舍家,今仍叨主第,食租赋,诚愿去公主号,罢邑司,归之王府。”玄宗不许。又言:“妾,高宗之孙,睿宗之女,陛下之女弟,于天下不为贱,何必名系主号、资汤沐,然后为贵,请入数百家之产,延十年之命。”帝知至意,乃许之。薨宝应时。

李白与玉真公主,一场子虚乌有的恋情

很多时候,互联网就像是个长舌妇,总有些微风起于青萍之末,总有些倒下的梧桐树需要说长道短。近来在网上游荡,发现李白与玉真公主的绯闻正如火如茶如咖啡,被各类写手炒作。至于李白的老婆“赵香炉”和女儿“紫烟”,早已经是昨日或者明天的黄花了。绯闻的大意是:大诗人李白跟美丽的玉真公主(唐睿宗的女儿,唐玄宗的妹妹)先是一见钟情,然后一辈子藕断丝连。玉真公主向哥哥唐玄宗推荐了李白,使李白有机会进入宫廷,但玄宗最终没有重用李白,玉真因此跟皇帝哥哥闹翻,连财产和公主的身份都放弃了。玉真晚年为了李白而隐居在安徽宣城的敬亭山,所以李白多次往来宣城,而且写下了“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绯闻还说,另外一个大诗人王维其实跟玉真公主也很暧昧,经常跟李白争风吃醋。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一个名人,一个名诗人,如果没有点绯闻,没有点艳遇,似乎总是美中不足。虽然李谪仙生前喜欢女人,老婆有四个,留过情的妓女N个,但似乎都不够麻辣,不够火爆,不够缠绵,不够飘逸。当然了,更不能拉动内需,刺激旅游业的发展。所以在死了1300年后,李白被摇身一变成为陈X希式的人物,又是杨贵妃又是玉真公主,搞了一大串。只可怜那雄才大略的唐玄宗,竟然成了谢X锋式的人物,太太和妹妹都被人上了,真是比窦娥还冤枉!

一、绯闻的源头

在网上搜索了两天,终于找到了绯闻的源头。原来在宣城敬亭山下,地方政府给玉真公主修了塑像,还建了坟、立了碑,碑文如下:玉真公主(?~七六二年),唐朝睿宗皇帝李旦第十女,明皇李隆基胞妹。降世之初,母窦氏被执掌皇权的祖母武则天害死,自幼由姑母太平公主抚养。受父皇和姑母敬奉道教影响,豆蔻年华便入道为女冠,号持盈法师,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封崇昌县主食租赋。入道后广游天下名山,好结有识之士,尤垂青才华横溢的平民道友李白,力荐李白供奉翰林为圣上潜草诏诰。李白傲视权贵遭谗言而赐金还山,公主郁郁寡欢,愤然上书去公主称号。安史之乱后追寻李白隐居敬亭山。后香消玉殒魂寄斯山,百姓将其安息之地称为皇姑坟,世代祭拜。李白的“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借赞美敬亭山的同时,蕴含着对玉真公主的深深怀念之情。公元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许锡照撰文聂华军书程家仁刻安徽省宣城市敬亭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立我不知道写碑文的许某人是何方神圣,有没有研究过历史。如果没有,只能说明他无知;如果研究过,还写出这样的东西,就太不地道了。因为他涉嫌在一篇短短的文章中,多次强奸历史,故意张冠李戴。不信,且听我道来。

二、玉真公主是谁?

前文说了,玉真公主是唐玄宗的亲妹妹。在这里,我还要强调一点,她不仅仅跟玄宗是一个爹,还是一个妈,这在当年皇子妻妾成群的年代,可是不太容易的。而且他们共同的母亲,就是唐睿宗的正妻窦氏,很早就被恶婆婆武则天干掉了。兄妹从小相依为命,感情很深。所以,在唐睿宗和唐玄宗两朝,玉真公主地位十分显赫,经常向爸爸和哥哥推荐干部。当然了,她的最大乐趣是帮助爸爸、哥哥搞统战事业,跟文化界和宗教界关系密切,王维和李白都是她推荐上去的。此外,张说、高适、储光羲都跟她关系密切。以致千年之后,有人猜测在开元天宝年间,长安城中有一个以玉真公主为核心的文艺沙龙。所以有人认为,玉真公主在唐代公主的影响力中,仅次于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大概能排到第三的位置。玉真公主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女道士。唐代,道教有特殊的地位。唐王室出身并不高贵,而且跟北方少数民族血脉相连。李渊最多有一半汉人血统,到了李世民,最多四分之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年头,血统出身很重要,为了巩固统治,唐皇室说自己是老子的后代。郡望在陇西成纪,也就是说,是汉代飞将军李广的后代,然后传到后来的西凉国开国皇帝李藁,他们是这一世系的。所以道教是李家的宗教,是国教。当然了,李渊和李世民的这些说法是伪造的,是为了欺骗人民群众。李白在叙述自己祖先的时候,编的内容跟唐王室很像,也是从李广到李藁,然后到他李白,不过跟李唐一样,八成是伪造的。正是由于玉真很得宠,也有她的统战工作很有效(团结了李白王维高适等文人,也团结了道教头面人物司马承桢元丹丘等等),所以无论是睿宗还是玄宗,都舍得在她身上花钱,为她在长安、洛阳、终南山、王屋山等地大修道观,说是道观,其实就是高级别墅。

三、李白跟玉真绝非情人关系

关于李白和玉真相识的时间,有三个说法,第一种是说,玉真公主早年曾经到四川的青城山修道,那时认识了没有出川,但开始在四川闲逛的李白。第二种说法是,李白在开元十九年前后从安陆第一次到长安前后。第三种则认为,李白跟玉真公主见面,应该在天宝元年,他被玄宗召到长安的时候。据学者丁放和袁行霈的考证,玉真公主生于周武则天如意元年(692),卒于代宗宝应元年(762),享年71岁。而据李白研究专家,诸如安旗、郁贤皓等考证,李白的生卒年月,分别是701年和762年。而这些考证,基本上是定论。所以我们发现,玉真公主其实比李白大9岁。李白出川的具体年份,现在专家还在争论,但是大概在25岁左右,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如果玉真和李白在四川相识,那么,女方当在30岁左右,男方在20岁左右。那时,公主可能还没有衰老,但是诗人恐怕比较青涩,没有什么名气。关键的问题是,如果那时他们就勾搭成奸的话,李白完全没有必要到湖北看司马相如说的大泽,到安陆给人家当倒插门的女婿,从而酒隐安陆、蹉跎十年,并在一些厅局级地方官员门口做奴颜婢膝状。他完全可以跟着玉真公主直接回到长安,先当面手,然后出来搞顶官帽戴戴。至少考上个进士,没有任何问题。而事实上,李白从来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原因嘛,现在的研究者基本上都认为,他要么没有正式的大唐户口(他爸爸李客是从西域流窜回来的,身份不明,种族不明的人),要么有户口也是商人户口,是不能参加考试的。那么我们要问了,玉真公主的情人,改改户口应该不是难事吧。所以四川事情李白就认识玉真,并过从甚密,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再看第二个时间点,开元19年前后,那时李白31岁左右,玉真公主40岁的样子。李白在安陆得罪当地官员,写信请求理解,并要求裴某人推荐。但是人家没有理他。当时关于李白的谣言四起,是什么不知道,反正让他很尴尬。于是他告别了太太,跑到长安寻找前途。这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李白曾经在玉真公主的别馆(郊外别墅)住过,当时大雨滂沱,连日不开。李白住得很无聊,对前途也有点悲观,写了诗给“卫尉张卿”。从诗本身来看,这个张先生应该男主人。以前大家一直以为卫尉张卿是唐玄宗的女婿张洎,或者说是玉真公主的外甥女婿张洎,不过张洎呆在妻子姑姑的别墅里接待李白,比较不靠谱。后来郁贤皓教授考证出来,这玉真公主原来是结过婚的,而且丈夫就姓张。因为后来考古中发现了一个墓志,里面提到玉真公主的二儿子。所以,玉真不仅仅结过婚,而且至少有两个儿子。李白第一次到长安,虽然住在玉真公主别馆,但是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他见到了玉真公主,反而很有可能,他只见到了玉真的丈夫,跟他一起在苦雨中住郊外别墅里多日。如果开元19年,31岁的李白,跟40岁的玉真见过面,有了感情,那么玉真还用等到10年之后再推荐他吗?而李白,还会在苦雨中,在别墅里闷闷不乐吗。我们只能认为,有人向玉真推荐了李白,李白也去见她了,但是她很可能跟道教里的驴友们一起搞自驾游去了。“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那时没有BP机,没有移动电话,恐怕连男主人张先生,也帮不了他的忙。所以31岁的李白,压根就没有见到40岁的玉真公主。可两个人毕竟是有点缘分的。十年之后,李白和玉真公主终于见面了,那是天宝元年,他们一个42岁,一个51岁。当时李白最好的朋友元丹丘,在道教圈子里名声日大,被玉真请去长安,大概是进了玉真的统《战》部、宗《教》局,成为大红人。李白听说老朋友要飞黄腾达了,立马从东鲁赶到河南,大概是嵩山吧,见了他的哥们老元,说兄弟呀,苟富贵无相忘。元当然不含糊,到了长安就把事情办了。玄宗的诏书从长安发到暇丘城,刚刚从泰山上下来的大诗人仰天大笑,然后就出门了。没错,他的时间到了。42岁的李白,有没有跟51岁的玉真公主搞黄昏恋,我搞不清楚,因为史料上看不出痕迹,历史上也没有传闻。不过从玉真公主跟哥哥的关系看,她的情人兼当时名满天下的大诗人(李白这时候已经很有名气),即便当不了玄宗的政治秘书或者办公厅主任,给个地位崇高、待遇丰厚的闲职还是可能的,但是玄宗没有给,而是出了点钱把他打法了。从这点看,李白应该跟玉真没有特别深厚的交情。行文至此,我还想告诉热切盼望李白跟玉真搞出点名堂的网友,玉真公主应该不是什么美女,而且很可能性格不好,反正算不上可爱的女人。据《新唐书?张果传》等文献记载,唐玄宗曾经想将自己这个妹妹嫁给张果,结果张先生坚决不干,并且因此离开了京城。张果何许人?张果老也,传说中的八仙呀!不过当年,他就是个名道士而已。至少在他眼里,玉真公主做自己的太太,是件比较可怕的事情。不过史料没有说,那时的玉真,是未婚少女,还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或者是离婚妇女)。反正不管怎么算,张果老拒绝的玉真,肯定还没有51岁呢。而李白第一次见到的玉真,可不折不扣的过了知天命之年了。这样的爱情,即便有了,又有多浪漫呢。

四、玉真晚年是在王屋山度过的

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玉真公主压根就没有到过江南的敬亭山。但我能肯定,玉真的晚年是河南的王屋山度过的,而且在那里去世。而她在天宝3年李白离开长安前后上书玄宗,要求废除公主称号,献出自己的财产,其实跟李白没有任何关系,相反跟王屋山关系密切。现在的中国人,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王屋山了。偶尔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学老三篇的结果。可在唐朝,王屋山可是NB极了的圣山,其地位可以跟泰山、嵩山比一比。王屋山NB,最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它是道教名山,唐朝的很多大道士,比如玉真公主的师父司马承桢等都跟这座山有密切的关系(司马承桢曾经说,王屋山是天下第一洞天),道教是唐朝的国教,所以它当然显赫;第二,王屋山位置很好,它位于河南济源,南面隔着黄河是大唐的第二首都洛阳,西面隔着黄河是大唐的第一首都长安,北面不太远就是大唐的第三首都太原(那是李家的龙兴之地)。一座山,仅仅神圣还够,仅仅有名也不够,还要有好的位置,方便有钱有权的人光临。唐朝数得着的大城也就5个,除了成都和扬州,都在王屋山周围,所以这座山当时的人气极盛。玉真公主一生中,有两次成为全国舆论关注的焦点,确切地说,成为舆论攻击的焦点。原因很简单,国家当时花大价钱为她营造道观,纳税人们因此议论纷纷。第一次是712年前后,也就是李白先生12岁左右的时候,唐睿宗(玉真的爸爸),为两个心爱的女儿(玉真公主和金仙公主)出家而在长安和终南山,可能还有洛阳等地建立道观,那银子花的跟水一样,哗哗的。当时朝野上下议论纷纷,朝臣纷纷上述,要求停建。但工程确日赶夜赶,等宣布停工的时候,其实已经基本建成了。那次,仅给玉真公主就至少建了三座道观和一座别馆,还占用了当年显赫一时的太平公主的旧宅。第二次是在天宝初年,那时玉真公主年过五十,开始计划自己的晚年生活,她看重了王屋山。于是,唐选宗又出钱给她在王屋山大兴土木,这次的核心建筑叫灵都宫(观),这里后来玉真公主的终老之地。对此,《明一统志》卷二十八有明确记载:“灵都宫,在济源县西三十里尚书谷,唐玉真公主升仙处。天宝间建,元至元间重修,有碑。”而济源的地方史志也记载:玉真公主晚年在王屋玉阳山灵都观,以“柴门栝亭,竹径茅室”为依托,出家修真又18年,于宝应元年(762年)在仙姑顶白日飞升,葬于平阳洞府前。这第二大规模为玉真公主营造宫观,肯定又引起了朝野的议论。所以,为了平息当时的舆论,玉真公主提出放弃公主称号,捐赠自己的世俗财产给国家,以平息议论,为自己安度晚年营造良好舆论氛围。《新唐书?诸帝公主》这样记载这段历史:“玉真公主天宝三载上言曰:‘先帝许妾舍家,今仍叨主第,食租赋,诚愿去公主号,罢邑司,归之王府。’玄宗不许。又言:‘妾,高宗之孙,睿宗之女,陛下之女弟,于天下不为贱,何必名系主号、资汤沐,然后为贵?请入数百家之产,延十年之命。’帝知至意,乃许之。可见玉真公主放弃公主名号和财产,跟李白没有任何关系,反而跟她准备隐居王屋山息息相关。而且玉真公主晚年根本没有去过敬亭山,更没有在那里隐居修道终老。

Tag:四字成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